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 >
沪江网师朱伟:一年五次直播课 知识网红年入千万
* 来源 :http://www.animesocial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5 06:53 * 浏览 :

  三个月前,沪江向宣布他们已为知识网红们构建起了能体现他们个人价值的在线教育闭环,当人们还在感叹科技与教育的深度融合为教育带来的巨大变化之时,随着知识经济浪潮来临,沪江CCtalk已汇聚了大批的“灵魂工程师”,在它上周举办的行业首届网师大会上,平台优秀的网师代表们则向我们分享了成为网师的体会。

  什么是网师?想必有些人会一头雾水,会上CCtalk副总裁孔薇对网师进行了定义:网师主要是指那些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进行教学,并能在平台上获得持续的收入,能在教学过程中收获和乐趣、拥有人格的群体。

  概括来说,沪江CCtalk想要打造成为网师的群体有两类:一类是自带生源有个人IP的老师和机构,另一类则是有自己的内容,但是缺乏互联网营销经验的传统机构老师。在大会上第一位发言的朱伟老师让我眼前一亮,他拥有十年英文一线教学的经验,他的系列书籍《恋练有词》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达到了100万的销售量,去年他共开设直播课五次,却获得千万收入,如今和CCtalk合作推出的在线直播课程也将在平台上线。

  朱伟老师可谓是跨平台的多面手,他用身体力行印证了自己从线下名师,到成为线上教育大V以及运营自的过程,他有着名师所具备的特征,专业能力强、上课风趣幽默等,但同时他也拥有网红的一些特质,微博上常态化的更新、唱歌出色以及网络上一搜一对他的评价。带着一种期待,会后,我见到了传说中的朱伟老师,这位新晋的内容创业者谈起对网师的理解时把自己比作是知识的搬运工,而我觉得,他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分明是对知识分享的热情。

  在与CCtalk合作之前,朱伟尝试过很多在线教育平台,从最早的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到后来包括YY语音、斗鱼、一直播、好未来以及帮学堂的直播平台,他都用过。

  刚开始接触到CCtalk时,这款产品给朱伟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它的操作体验是最好的,确实不怎么卡,同时涌入几千人的直播授课都不成问题。”平台简洁大方的外观、富有人性化的操作界面给朱伟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一年前,朱伟刚用到直播软件来开课时,他认为直播就是一个工具,“放哪相对都差不多。”在发展初期还处于技术壁垒的阶段时,他会对比各平台的好坏,可是,当直播行业升级到现在,朱伟发现很多平台的直播功能都变得大同小异,在他看来,“平台和老师的配合度”在这时成了老师选择的关键。

  朱伟告诉我说:“我会希望平台能为我和团队提供一些独家的功能,例如,我想要我学生上课时候发的表情,是用我们自己团队老师的照片制作而成的表情包,沪江在这一点上配合度是最好的,让我感到很暖心。”

  对于像朱伟这样既是线下教育的名师,又过很多精品课程,现在,又将视线投放到直播平台的这么一位教育自大V,我认为他是对这三类课程都很有发言权的人,我很想知道他是如何看待线下授课、录播课程和直播课程这三者之间的发展趋势?

  朱伟觉得,传统线下大课的正在萎缩,现在的线下课程正越来越高端化,一对一授课或者封闭式集训。另一方面,对于线上的录播课,它的产品就会特别重,“这类产品本身是需要学生刷两三遍才会有效果的,”而线上的直播课程则主打短平快,会教授一些实用技巧。

  在朱伟看来,一位好的网师,首先要符合线下授课的特点,要具备内容分拣和传递知识的能力,其次,他需要成为一个自大V,要有微流量的入口,“最好要有互联网的娱乐,使整个人物形象丰富起来,”朱伟这样说道。在此基础上,则再要求有知识产权的原创力,成为内容的生产者,出版图书。

  在网络上搜索朱伟老师的资料时,当我发现他并非毕业于英语专业时,让我倍感好奇,尤其是当我了解到他的本科、研究生读的都是法律专业时,我心中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朱伟告诉我说:“我考大学时,第一志愿填的就是英语,后来班主任替我做决定改成了。那时候自主意识不强,自己也不大懂选专业和未来个人发展的关联,就从了,但其实我整个大学时间都在学习英语,”“对外我都愿意说我是英语专业毕业的,哈哈”朱伟则向我开玩笑道。

  朱伟真正英语老师这条道则是在他读研二的时候,一开始他是以兼职的心态来面对,后来他逐渐发现成为机构教课的老师很适合自己。去年,他在微博上记录下了自己从业十年来的感想,他感慨自己第一次面试去当老师是在一间酒吧,当时还是一个青涩小子,在这成长的十年间,他同时也收获了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他从地面教课做到教学总监,最后又成为集团的十位演之一。

  在学生和同行眼中,朱伟老师的专业性毋庸置疑,但有时候,他所展现出的犀利敢说的特性,就会遭到一些人的故意,朱伟却认为“这一切没所谓,只要能吸引到你的人就可以了。”他说,好比一些著名的汽车公司,他们发布一款新的概念车,一定会挑选有巨大争议的车来推,那种四平八稳都觉得还行的车反而不会推。

  他经常就用这样的观念来自己,“认可我的学生会和我非常铁杆,我觉得我每年只要找到认可我的五千个人就可以了,不要多,就那五千个人就可以产生千万的营收,”他对我说:“我不能因为一些人的非议我就改,那样我会损失更多。”

  在成为了内容创业者之后,朱伟发现对于自身能力的要求就更高了,在具备了专业性和自运作能力之后,还要拥有原创内容的意识以及与他人分享知识的心态,“我就像是从一个讲课的演员转变成了经纪人,”朱伟刚做出这个抉择时,他的心态很矛盾,“我想要一手抓,却发现这样自己反而做不好,”如今,他组建了自己的授课团队后,将一些课程内容分摊给团队中的其他老师,与他们形成共利,获得了成效。明年,他的创业公司韦林文化旗下所有签约名师和作者,会有一整套的课程设计,相互配合,从应试到纯英文学习,会和沪江进行全年整体的合作。

  “我觉得我们就是知识搬运工,我觉得这个时代多了一个职业叫做知识分拣师,从纷繁复杂的内容里面挑出东西来,因为现在的太多,他信任你,你就帮他分拣,你来讲。高晓松不也是知识分拣师嘛,逻辑思维难道不是知识分拣吗?”朱伟这样自信地说着。

  在直播平台上积累了经验之后,朱伟发现他原本在线下讲课玩得很转的那一套行不通了,线下授课面对一屋子的学生,会要求老师要有气场、能带动气氛,但在互联网上,很多讲课传统、四平八稳的人反而有机会。

  当朱伟讲出这样的观点时,确实让我感到出乎意料,他接着说道:“教育市场的需求是要高度的化和有效性,你讲段子、废话多,学生会在下面骂你。”他例举了一组自己讲课时的数据,“我1小时网课讲的内容量,相当于线个小时甚至更多,内容配比可以大到50%。这样,我的效率会很高,反而没有那么多需要铺垫,我楚就可以了。”

  在互联网上学习,对于学生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集中注意力。在朱伟多次的观察后,他将自己的直播课时长维持在了一小时十分钟左右,“这样学生听完后就会意犹未尽,时间长的课只有一种类型能开,就是考前的点题课,学生很着急了,你讲一天他都会不会嫌烦。”朱伟打趣道。

  对于自己在平台上即将要开的第一门课《名著精读课》,朱伟向我谈起了他开课的初衷,“我发现很多大学生在大学都有去读全英文的书,但绝大多数学生都读不完,所以,我觉得他们其实缺乏一个很好的leader。”

  在实际上课过程中,朱伟会带着学生一起来读,把书中精华部分提炼出来,他选的第一本书就是卡内基的《发现你体内的领导力》,在国内还有一个版本的翻译叫做《领导的艺术》,这本书语言深入浅出,里面的案例很多,对学生的思维构建包括之后工作上的实操能力都会有很大的提升,朱伟介绍说:“这门课刚推出来两周,就已经有两万多人报名了。”

  朱伟认为在线课程的特点在于个性化,但这样的个性化并非是简单地线上照搬线下,自的经营、课程的选择以及备课都在其中发挥作用,缺一不可。而对于直播课程所讲求的互动性,朱伟则有另一番见解,他说;“网师对学生趣味性地影响,可以发生在课后。”

  今年寒假,由朱伟与沪江合作组织的游学课程即将起航,旅行中会有24小时全程直播以及教室场景的VR展示,朱伟心中所想是希望在这样的游学中,与学生建立起平等的关系,“这其实是我们线上课程的一种延伸,学生在听了你的课后,开始认同你的价值观,产生与你见面的想法。”

  在结束采访前,我向朱伟老师讨教了英语学习的秘诀,他认为我们传统的英语学习中,注重背单词的学习方法是错误的,最重要的其实是建立语感,语感一旦有了,阅读及写作的能力就自然而然会提升。“如果只背单词而不背文章,语感永远也不会建立起来。”

  所以,他的《恋练有词》系列书籍就规避了拆解单词这样的记忆法,而是涉及了完整的从词的用法到短语搭配、长短句结合以及语法结构的划分,甚至,书中会为了讲一个词组,把美句拿来讲,把电影台词拿出来讲,以及把麦当娜在杰克逊的会上所做的开场悼词都拿出来讲,这样,大家用词的水平在不断地学习过程中就会大有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