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好 >
时代的教育制度是最优越的制度
* 来源 :http://www.animesocial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24 12:19 * 浏览 :

  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是离不开教育的,教育是一定和经济的反映,也是为一定的和经济服务的。在阶级社会中,教育离不开阶级性,虽然教育教学的内容不一定都有阶级性(比如自然科学),但是归根结底教育是为阶级服务的,不论是哪个阶级占地位都要为本阶级培养人,只是培养的目的方式有所不同的罢了。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教育与生产劳动相脱离是阶级的思想决定,也是阶级的需要。社会主义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为社会主义根本制度服务的,培养全面发展的劳动者和人不是培养贵族的,两种根本对立的教育制度就是公与私的对立。

  封建社会的教育制度,自从隋代文帝(605年)实行科举制度以来,到清代光绪三十年(1905年)的一千三百年间,都是读书做官,学而优则仕。屡试不第,不入仕,诸侯国也不负责统一分配,则在城乡,自谋职业,当个私塾的教书的先生,账房先生,说书的算卦的,替人写状子的,写诗歌的,李白,杜甫,李清照,少数家境稍微优越的就写小说。写史记的司马迁,写白蛇传的冯媛,些聊斋志异的蒲松龄等都没有什么正当职业,或者辞官为民,有的是削职为民的。辞官的,贬职的,不顺的,屡试不第的。还有一些写了小说的,吴承恩,施耐庵,罗贯中,曹雪芹都是读书人,都没有什么固定的职业。

  司马迁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足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奋之所为作也。”司马迁本人也是在宫刑之耻后,凭着坚强的意志,强忍着和上的双重,花费18年的心血,终于完成了《史记》这部历史巨著。

  从就业的角度看司马迁例举得这几个人可知他们,一是有创作的意识,二是接触了社会实际,三是收集了一定的材料。所有才有所成就的,如果还是继续做官当老爷脱离社会,也不可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作品的,从这个角度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的重要性的。整个封建社会就是那个样子,读书人都与生产劳动相脱离,脱离工农脱离实际。

  在《关于正确处理的问题》中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个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还说过:“教育必须为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

  前十七年的教育方针和中的是一致的,但是具体制度和措施还是有区别的,比如实行升学制度,升留级制度,跳级制度,考试制度,毕业分配制度,教师资格制度,学生的学衔制度。学校教育里面的少先队,共青团,中的组织制度。工会,妇女工作,后勤保障制度等都是齐全的。前十七年的教育,有成绩,也有缺点。缺点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制度和照搬苏联的还有很多,教育与生产劳动相脱节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的任务是就是要资产阶级的在教育领域的影响。包括具体的教育制度,教育思想,教学内容等。

  后来被称为革文化的命,这话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是对的,的教育就资产阶级所不能的,教育不挣钱资产阶级能吗?

  时期的教育特征: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字“公”,也就是三免教育,两组织。即“免费,免试,免证。”取消各种不必要的考试和滥发文凭的教育,是免费的教育。各种学习资料是免费的,也不收取任何教学费用。两组织,既组织教,也组织学,不但教学不免而且加强了组织。时期的教育制度,实际实行的是全民的教育的,即人民的教育,大课堂和小课堂相结合的教育,读有字书和无字书的教育。在工厂农村劳动就是大课堂,就是读无字之书。实行的教育不是精英教育,也不是学历教育,更不是文凭教育。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部队都普遍实行的的学习制度,通过读书、读报、听、听、报告等各种学习活动学习。具有普及性和全民的性质,全国就是一所大学校。哪怕是一个生产车间、班组也有读书读报员,板报员,报导员,等各种组织角色,组织学习。这也是也是一种教育即德育教育,除了组织各种理论学习之外,也结合生产劳动,通过各种学习方式,学习各种新的科学和技术知识,新经验,新方法举办各种专业技术学习。真正地体现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知识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这种教育的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不考试,不滥发文凭。比如实用性强的优选法和新针疗法还有科学种田等都是在那个时期得到了最大的普及,后来这一切都被为极左的形式主义,大家一律都去打麻将,赌博不是极左,也不是形式主义,是现实主义,吃喝嫖赌多么现实呀!

  时期,工厂、机关单位和农村普遍有夜校和工学,农民的技术学校。各个领域各个行业里,都有各级自己办的各级各类专业技术学校和各种短训班培训班。最典型的职工大学就是上海机床厂的七二一工学,受到毛的肯定。从工人中来,回到工人中去,后来在全国推广普及了。

  大中小学校的教育也是突出实行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办法。课堂教育与学工、学农、学军、资产阶级相结合。没有早自习、晚自习,增设各种文体活动,文艺汇演,体育比赛也是普及性质的。教学方式也是多样化的,走出去请进来,聘请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和解放军战士上课堂,当老师。这种请来的老师也是免费的义务教学,没有什么出场费。

  不像什么BA之类,办几天学就狮子大张口要几十万的学费比抢劫还厉害。所谓的名师上课出场费也要几千,几万的。同样一本五经在旧书摊上买也就几角钱,跟着所谓的名师读就得要几万元钱。传统文化能随着市场行情变化,利用古人的东西骗取剩余价值钱财。旧社会蹲在马牙子上说书、讲古的老大爷,遍地都是,也就收个几角钱的零花钱,现在,弄到了电视上讲什么《史记》、《三国》、《水浒》之类都要收取天价的费用,文化和教育如此也叫了传统文化。

  恢复高考第一年考生570万,实际录取30万,只吹30万,不管540万(相当于淮海战役的民工数量),实际考试的内容都是与生产劳动相脱离的东西,以此否定的教育实际是可笑的,就像从来都不打麻将的非要考麻将一个道理。矬子拔大个,出什么题怎么考都是招收30万。

  时期的教师:公办教师和民办代课教师两种制度,一所学校一个课堂也有两种制度。民办代课教师,代课教师的转正制度。淡化学历要求,职称的评定。工资待遇有差距但是不大。

  的学生没有不会劳动的,这一点谁也否定不了,现在的学生也有不会答卷的,谁也无法,现在的学生果连试卷都不会答那就是什么也不会了。

  是知识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大多数人并不是特别看重什么大学的,只是在教育体制以后,人民也解体了,城市也毁掉了企业,没有农村和工厂可以去了,又实行了四化标准,教育才成了逐渐成了热门货的,逼得学社生连考,连续考三年,考四年都是常见的。90年代里的农村孩子倾家荡产买房子买地也要上学。七十年代农村孩子也有上大学的机会,当兵就业的机会,但是那是免费的用不着买房子交学费的。七十年代后期推荐上学有些地方管理不上去了,主要还是在根子上,不带头,谁能有后门可走,这是有据可查的,实际是了毛制定的教育线。中的所谓文盲,就是没有文凭,没有什么等级证书,如果也给知青评个八级、九级证书的,高级知青相当于省部级,恐怕就没有人那么痛骂了,下乡还不得抢破脑袋。中的所谓还不如现在的一根毫毛,没有黄赌毒这总该是一个事实吧。中教育中的所谓乱象实际是千百万人封建传统意识的抵抗。

  现在的教育所谓正规,一是高收费,二是滥发文凭,买卖职称或者变相买卖职称。教育产业化,而非事业化。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字“私”跟封建社会没有多大区别。时所谓教育,实际就是了收费,滥发文凭,滥发等级证书的规矩,就显得不正规。什么不尊重所谓的知识,主义的狗屁知识有什么值得尊重的。但是那时的学生是真学习混文凭的少。现在,大学本科毕业还有倒读技工学校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的,多如牛毛的私立学校,名目繁多的各种补习班,名师课堂,工作室,表面上显得教育的繁荣景象,实际是资本的泛滥,导致学生从小就的依靠花高价补习课程,自己毫无自学能力,思考能力,读了博士也只会抄袭别人的劳动,写个说明书、请假条,也要把自己的所谓名师都依次摆上,以显示自己的出身门第高贵。猪八戒的关门,白骨精的得意门生,孔夫子八十一代高材生,这些能代表什么呢?这不是和“汉室亲”同一个思吗?又能说明自己什么?